Bovici

HistoricalPics:

2001年,21岁的Ryan Gosling与一只叫George的混种狗一起居住在纽约市。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小说中出现道德败坏的人物,不代表这本小说就是坏小说。有人犯错,有人说谎,有人搅浑水,这意味着矛盾的产生。在现实中难以想象的感情冲击,若是放在文字的世界里,让读者体会个几小时,大概还是可以承受的。问题不在于某一个人物的素质,而在于他与故事的现实程度是否契合。

说起来真是可笑 别人能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为什么我会被人类愚蠢的情感操纵而痛不欲生

有参考!哈哈哈哈哈啊哈

自带椅子绅士猫:

一直想画这个沙雕图来着

(图有参考)

上色超好!

💦水霍霍霍☔️:

今天看惹!

乘着深夜没人
赶紧传OOC垃圾

【冲神】消失的解毒剂(4)结局+番外

完结撒花(=゚ω゚)ノ✿
感谢大佬带来的超舒适观文体验~

肥羊馄饨:

原作设定,一个月的约定即将过去,神乐想提前三天回归万事屋,在把她送回去后,冲田忽然出尔反尔,又提出了一个条件……两人最终会迎来怎么样的结局呢?本章依然有车,详见评论,随附连载全文的链接(1-3章有修正)


==========第四章==========


在神乐履行约定的第27天晚上,也是她和冲田调查回来后的第2天晚上。


冲田正在房间里擦拭他的佩刀,身后的隔门被拉开了。


神乐进来后温柔的坐到他身边,一看就是有求而来。


“抖S,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哦。”


“你说吧。”冲田的目光还停留在他的菊一文字RX-78上。


“听说阿银和新八明天就回来了,你们也不用担心那群坏蛋会找我麻烦了,我想明天起回万事屋工作,我们的约定可以提前三天结束吗?”神乐看着他试探性的问。


“可以,那我明天送你回去吧。”冲田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擦拭刀刃的手也没有停顿。


“太好啦,其实你还是很nice的嘛。”神乐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她无视掉冲田的冷淡,对他绽放了一个由衷开心的笑容,那青春的光彩像五月的玫瑰一样灿烂。


“我劝你还是快去睡吧,你再多呆一秒我就改变主意了。”


“那我去睡了,晚安哦,小鬼。”


 


神乐离开后,冲田依然端详着他的太刀,刀刃上映出的那双眼睛,像血色湖泊一样平静而又深不见底。


 


***********************


第二天下午,冲田把神乐送回了万事屋。


银时和新八都还没有回来,银时偌大的和室还是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暖桌。


“谢啦,我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就好,你快回去工作吧。”神乐笑嘻嘻的对冲田说。


冲田不仅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向她走过来。


“解脱了很高兴吧?”


“那还用说嘛。”神乐歪着头回答道。


“但是,我现在后悔了。”冲田把佩刀解到一边。


“……你什么意思啊臭小子?”神乐也收起了笑容,一脸疑惑。


“我是说,CHINA,你敢和我再较量一次吗?”


“哈?”


“你现在状态正常吧?就在这种状态下,敢和我做一次吗?”


“开什么玩笑,我没有发作为什么要和你做那种肮脏的事情阿鲁……”神乐听到冲田的要求,脸一下变得通红,眼神也开始躲闪。


“当然不会亏了你啊,如果你能坚持到最后没有去的话,我们的约定就提前结束了。不过,如果你没坚持住的话,那就必须完成一个月的约定。”


听到冲田的提议,神乐不再回避他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冲田。她忽然觉得这个提议也不是那么糟糕,如果能通过赢得这场“较量”来提前结束约定,这家伙以后就不能嘲笑自己食言,即使输掉的话,也只要再坚持完原定的3天就可以了。何况,神乐知道自己现在很清醒,认为控制住身体不是一件难事。


“怎么了,你果然还是不敢吧?”冲田的眼神也不再与神乐对峙,而换成了高高在上的睥睨姿态。


“谁说的?那就来啊,我现在可是火力全开,完全不怕你这个小鬼哦!”神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斜襟的扣子。


“是吗?那这些都省省吧。”冲田没等神乐解完扣子,就猛然把她一把反手压到了暖桌上,并用一只手钳制住她正要踢出后招的腿。


“你是抖S发作了吗?还是不敢直面我啊!”被冲田压制在身下的神乐面朝桌子质问。


“都被猜中了啊,奖励你一下吧,让你不用再看见讨厌的我。”说着,冲田一只手给神乐戴上了自己的眼罩,神乐的眼前忽然又是一片黑暗。


***********************


篇幅有限,以下内容详见评论,谢谢理解


***********************


“好吧,我输了。”


神乐背对冲田趴在暖桌上,她拨开眼罩抢先发话。


“我收拾一下就跟你回去,之后再跟阿银他们解释吧。”


虽然神乐认输认的很痛快,但冲田还是看到了她沮丧的侧脸,泪水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他从没见神乐那样失落过。


“不,是我输了。”冲田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无精打采。


神乐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没听错,我输了,你赢了。”


整理妥当的冲田拿起了刚才放在一旁的佩刀,直视着她睁的圆圆的大眼睛,面无表情的对她说:


“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用难过了,你的身体也很快就会好了,放心吧。”


说完,他把外套搭在肩上,一句也不再多说的走了出去。


“喂……”


神乐想叫住这个什么也不解释的家伙,又把想说的话憋了回来,任由他离开了。


她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


10个小时后,在港区的一个轮渡码头。


苦战了一晚的冲田靠在掩体边调整着呼吸。


他手中的太刀已经满布弹痕,刀刃也磨损得厉害。


这场战斗的对手,正是一个月前被他重创的诺亚财团。


根据他们的情报,重伤的莎乐美后来被救走,藏匿在江户妥善治疗了一个月后,将于今晚和部下一起撤回母星,所有带不走的罪证也将被一同销毁,包括一种能治愈蛇毒的血清。


虽然没有关于这些武装人员更详细的信息了,但真选组也只能选择在今晚孤注一掷。否则,无数受害者的冤屈将同莎乐美的罪证一起石沉大海。


很不幸,今晚行动的队员都抽中了下下签,掩护莎乐美离开的武装集团不仅人数庞大,而且还配备了军火。


冲田虽然没有受重伤,但是连续几个小时的枪林弹雨也让他的体力消耗殆尽。


目所能及的对手都已被歼灭,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守好唯一的出口,等待支援的到来。


不过,冲田感觉已经很累了,按照他平时的散漫性格大概就要偷懒睡会儿了。


可惜,自己的眼罩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制服口袋中,只剩下刚刚搜到的解毒剂。


这就是冲田把神乐接到真选组的那一天,在路上向她提到过的东西。不过,冲田并没有和盘托出关于解毒剂的所有情况:


 


“那个旗袍女孩,是夜兔吧?”


一个多月前,在诺亚财团大本营的阳台上,莎乐美跨坐在护栏上,笑吟吟的对他说道:


“实话告诉你好了,这种毒在夜兔身上还会不停发作的哦,直到她们被折磨至死。”


正在与她对峙的冲田没有说话,只是攥紧了刀。


“不信是吗?等着看吧,只要不是生理期,那种毒很快就会再发作的,因为平常状态的夜兔没法像地球人一样产生一种能帮助痊愈的抗体,只有孕期除外……”说到这里的时候莎乐美忽然打住了,好像觉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赶紧把话锋一转:


“不过,即使她愿意这样做,在回到江户那种花花世界后,也一定不会再找你吧。我都听到啦,她真的很讨厌你嘛,全世界男人死光了也不想让你碰什么的,嘿嘿嘿。”


“所以呢?其实这些我完全不关心。”冲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用掩饰了,BOY,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哦。如果你放过我的话,我可以把秘制的解毒剂给你,你害怕的事情也不会发生,那个女孩说不定还会因为感激而对你改观呢。但是,如果我的部下听说我被捕或者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那些解毒剂了。”


说到最后,莎乐美又恢复了女魔头惯常的冷酷表情。


“来选吧,是眼睁睁看心爱的女孩为了求生而去找别的男人媾和,还是自己再英雄救美一次呢?”


莎乐美说完后静静等着他的答案。


其实,冲田两个都没想选,他打算直接把莎乐美抓回去拷问,大不了逼着她再重制一份解毒剂。


然而,还没有等他作答,神乐就误打误撞的把直升机推了下来,让这个问题只剩下唯一解了。


本就对莎乐美半信半疑的冲田,没把这件事告诉神乐,他决定先观望一下她的状态再做打算。


不过,一旦莎乐美所言属实,回到江户后的事态发展恐怕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于是,冲田在返程中打了一个电话,委托旅行社支走了银时和新八——与神乐走得最近的两个男性,并且忽悠神乐收下装了定位的手机。


回到江户后的前几天,冲田都没发现神乐出现在什么异常的地方,他几乎快要断定莎乐美是在骗他了。直到回到江户的第5个晚上,神乐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冲田明白了,她的蛇毒在生理期结束后再度发作了。


然而那时候,莎乐美坠崖的消息已经在江户散布开来,她的同伙恐怕也已经销毁了所有的解毒剂。真选组方面,再没能从岛上或者其他地方搜到类似解毒剂的药品。


解毒的办法只剩下一个,就是莎乐美不小心说漏嘴的PLAN B——通过怀孕来产生抗体。


但是,由于莎乐美已经死无对证,口说无凭的冲田并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神乐相信,毕竟,要靠怀孕来解毒这么离谱的事情从没发生在哪个未成年的少年漫女主身上吧?即使那家伙相信了,他也根本没法预测她的反应,完全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奇葩举动。不过总之,她大概率不会主动选择自己来帮她吧。毕竟,连莎乐美这样的陌生人,也能看出那家伙有多讨厌自己。


算到神乐正处于安全期的冲田,决定抛开可预见的千万种可能,直接试探她一次,却没想到三言两语后她就不再抱怨“中X”的事情。


这家伙到底是太天真,还是真的能接受潜在的后果?


冲田打算一厢情愿的相信是后者,因为神乐没再提出过异议,他也就更加没动力告诉她实情了。


直至下午把她送回万事屋,也没能说出来。


 


一些血顺着冲田的额头流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


朦胧中,一个栗色头发的女性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冲田知道,那是他过世的姐姐三叶。


“姐姐,我这样很差劲吗?”


“告诉她一切吧,小总。”


“现在说还来得及吗?”


“不管怎样,她都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也有做出选择的权利。”三叶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为冲田擦掉快要流到眼睛里的血。


“小总,无论未来是怎么样的,你都要有勇气去面对她的决定……”


三叶的声音越来越轻,她的幻影也在冲田的眼前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熟悉的黑色制服。


终于等到队友的冲田,再也抵挡不住席卷全身的倦意,睡了过去。


 


***********************


第二天早上,一宿没有睡好的神乐决定还是去找冲田要个解释,却被屯所门口的守卫告知他不在。再细问他的去向时,守卫就支支吾吾的什么也不肯说了,她只能悻悻的返回。


她其实什么都已经知道了。


和总是自嘲乡下武士的冲田不同,神乐打小就是一个见多识广的都市妹。


即使是卫生保健知识方面,她也不想与冲田那种只知道荻野式避孕法的半吊子相提并论。虽然她在冲田的激将法下答应了“中X”的要求,但是也绝对不会让少年漫女主未婚先孕这种惊天大丑闻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曾听月咏提起过,当年夜王凤仙因为不想看到吉原的游女再怀孕,推行过夜兔的一种古老方法,可以通过控制身体来避免受孕。


虽然这种方法后来在人类身上未能奏效,但对同为夜兔的神乐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不想被冲田小看的神乐,从月咏那里旁敲侧击的要来了凤仙当年在吉原发放的册子。


然而,就在前几天,神乐发现自己的生理期并没有如期而至。虽然只是推迟了两三天,但她还是担心起来。因为,如果夜兔的方法真那么灵,她的笨蛋哥哥也不会那么早就被造了出来。


于是,神乐在从山区回到江户后,就去一家天人的医院做了化验。


 


幸运的是,年纪轻轻就未婚先孕的狗血剧情没有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放心吧小妹妹,你没有怀孕哦。”三天前,女医生把报告递给了她。


“不过,从血液检查看,你是不是中了这种蛇毒?”神乐从女医生的电脑屏幕上看到“喵喵蛇”那个看似可爱实则可恨的学名。


“是的呢,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大概三周前吧,一个帅哥给了我一份血液样本,向我打听这种毒的情况。我刚刚发现你的血样和他之前提供的完全一致。”


神乐一下子就明白了女医生说的是谁,在从万事屋搬到真选组的那天早上,她起床后曾发现手肘内侧有一个针孔大小的血点,只是当时没有细想。


“那有什么办法吗?”


“那个小哥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呢。不过很遗憾,据我所知,江户目前没有机构有能力研制这种毒的解毒剂。”


“这样啊……”神乐失望的坐回椅子上。


“你知道这种毒会在夜兔身上持续发作吧?为了避免以后危及生命,建议小妹妹你还是早点怀孕哦。”


“怀……孕?”


“是的,虽然对你而言有点早了,但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因为夜兔只有在孕期才能产生彻底治愈这种蛇毒的抗体。”


女医生说这番话时,那金属框镜片后面的眼神既充满智慧又十分温和,让神乐不得不信。


 


就是从那一天起,神乐明白了冲田那家伙为什么会在每一次温柔的抱完她后,却又莫名其妙的“冒犯”自己。


她也确定了,冲田果然是在回到江户前就知道自己可能会复发,才会打那样的赌。阿银和新八的宇宙旅行应该也不是什么中奖,而是那家伙搞出来的。


那家伙何止是腹黑啊,简直就是身体里藏了一个黑洞吧,而且,他到底把自己想成了什么样的女人啊?想通了这一切的神乐有点无语。


她本想在从医院回到屯所后就去问冲田,却又不知道怎么起话头才能问出实话。所以,她先选择了静观其变,一边想先确认那家伙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一边看他会不会因为约定马上要失效了而主动招供。


但是,冲田却一直装傻充楞,直到昨天下午两人在万事屋分开,也什么都没说。分开后,神乐越想越觉得不对,尤其是他最后满腹心事却假装释然的表情,简直就是FLAG意味满满。十分担心的神乐终于忍不下去了,所以才一大早跑到真选组想问个明白,却扑了个空。


神乐失落的走到万事屋楼下,在上楼前收到了一个快递。


当她拆掉最后一层隔热袋后,看到一个贴着标签的小玻璃瓶。


虽然没完全看懂标签上的复杂说明,但是神乐猜到了,那是她心心念念的解毒剂。


 


***********************


三天后,冲田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个队员敲了敲他的门:


“冲田队长,万事屋的人来看您了。”


其实冲田的伤并没有大碍,但是出院后松平一反常态的逼着他继续卧床休养,不痊愈就不能离开屯所半步,大概也是对他获得头功的一种奖励。


当他拉开会客室的门时,新八也从里面站起身来。


“冲田先生,这次辛苦您了。”


跟冲田打招呼的新八捕捉到他眼睛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是新八君啊,谢谢你能过来。”


“不用客气的,我还要代神乐感谢你呢。听说她在一个月前的行动中了毒,还是你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一直关照她,还帮她找到了解毒剂。”


“这是职责所在,没什么好感谢的。”


察觉到冲田情绪不高,新八又连忙补充:


“请不要怪阿银和神乐没来啊,阿银昨天又宿醉了,至于小神乐,其实她之前去医院看过你,只是在你醒来前就走了,说是怕影响你休息。”


“那倒不会。不过,她也不用来道谢了,毕竟是因为我们的行动才中毒的,我也只是在弥补过失而已。”


冲田面无表情的说完后,空气冷了一秒。


“呃……冲田先生,我这次来除了带了点礼物,还有一个东西要还给你。”新八打破了尴尬,放下手中的一袋子香蕉苹果,将一个东西递给冲田——那是他那天落在万事屋的眼罩。


“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在和小神乐交往吧?”


“你都看到了?”


冲田警戒的回问,他下意识的以为新八看到了那天和室门后的一切,虽然明明记得这小子一直没有从门缝里偷看过。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新八一口气的说了起来:


“前几天,我和阿银因为一路顺利,提前回到了江户。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无意中听到小神乐在请教姐姐,大概在说‘遇到一个人好像很喜欢自己,想确认心意后好好交往’什么的。”


“然后,我就看到跟踪狂……啊不是近藤先生,他也在门外偷听,眼神对上后他就告诉我神乐应该说的是你,因为我们不在的这一个月里,一直都是你和她在一起。”


“所以,我才想确认一下的,因为神乐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和阿银都有些担心。”


新八说完后推了推眼镜,面对忽然又安静下来的空气,他赶紧补充道:


“啊如果不是也没关系的!抱歉是我多嘴了,冲田先生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然后,冲田把茶几上一盒幕府送给自己的慰问蛋糕递给了新八。


“这个你也拿回去分了吧,我没吃过。”


新八慌忙接了过来,发现是江户最近很流行的一款蛋糕。这款蛋糕别说是一整盒了,就算是一角也已经标到了天价,还不一定能排队买到,所以对于一向缺钱又不爱老实排长队的万事屋三人而言,一直都是奢望。新八看到自己的几个香蕉苹果竟然能换回这样的回礼,眼镜都快掉了下来。


“这么好的东西我们怎么好意思收下……”


“没关系,也是别人送的。放心吧,这次没有放辣椒酱。”


 


***********************


神乐扔完垃圾回来,抬头发现已经是日暮时分。


天气已经转暖了,即使太阳落山了,走在路上的行人也能感受到温暖的春风,她却浑然不在意。


下午从屯所回来的新八也什么都没有说。


神乐一直低落的走着,直到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万事屋的楼下。


熟悉的黑色制服,熟悉的栗色头发。


 


心跳好像忽然漏了一拍。


 


“哟,税金小偷是专门来等我道谢的吗?”


还没有等冲田开口,神乐就先发制人。


“谢谢你的解毒剂了,至于蛋糕,虽然我还没有吃,但是也先谢过你了哦。”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其实新八刚把蛋糕拿回来,她就吃的渣都不剩。


“不是的,我是来道歉的。”


冲田凝视着神乐,脸上是少见的认真表情。


“哈?我没听错吧,居然也能有让你道歉的事情呢。”


“是的,我想跟一个女孩道歉,因为没告诉她很多事情。”


冲田暗红色的眼瞳虽然还是像湖水一样深不可测,但目光却变得温柔真挚。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因为一直觉得她很讨厌我,如果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结果。但是,自己又已经喜欢她喜欢的要命,根本没办法想象彻底失去她会怎么样。”


冲田一直用那样温柔坦率的眼神看着神乐,仿佛眼里能容纳下她的整个世界。


“你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是谁阿鲁。”


“你这家伙是在装傻吗?我一直说的都是你啊。”看神乐别着头不以为意的样子,一向冷静的冲田着急的抓住了她的肩膀,俯下身去平视着她的脸,眼里没有一点犹豫: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CHINA,从很久以前就是。虽然你大胃、怪力、毒舌,头脑也很简单,但我还是觉得你很可爱。我啊,大概是喜欢你喜欢的无可救药了。”


神乐没有说话,眼睛也被刘海挡住了,完全猜不到她会作何反应的冲田,只能赶紧松开她,连忙补充道:


“对不起啊,我刚才对你的评价好像有些过分……”


“当然要说对不起了!因为就是很过分啊!”


神乐忽然打断了冲田,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你这家伙真的很过分……”


一颗晶莹的泪珠似乎从她的指缝间滑出,掉到了地上。


“从头到尾,一句实话也没有,很过分。明明很喜欢,却假装根本不在意,很过分。最过分的是,一直自作主张,完全不了解我的心情……”


神乐说到最后的声音有些哽咽,肩膀也在微微颤动,仿佛是因为春夜里仅剩的一点寒意。


 


“我知道了。”


冲田忽然把神乐拥进了自己的外套里。


 


神乐顿时什么也看不到了,只能听到冲田温柔的声音在头上方响起:


“近藤老大他们总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你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才不是这样的。”


神乐抽了抽鼻子,又补充道:


“我真的最讨厌你了,抖S笨蛋。”


虽然神乐这样说着,但是冲田感觉她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他的制服衣襟也被打湿了,因为神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作为回应,冲田也抱紧了她。


“知道了,那就让我用一生来补偿你吧。”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自恋鬼。”


 


樱花又盛开了,在皎洁的月光下。








 


























==========番外==========


“近藤老大,土方先生,今天起是三连休,我出去了,你们有事也别找我哦。”


冲田向正在小屋里开会的土方和近藤探头打了声招呼,还没等两个上级作答,他就干脆的拉上了门。


“喂,总悟,你是去约会吗?一定是去约会吧!”近藤连忙扑到门口追问道。


冲田只是向他摆了摆手。


“果然是去约会了啊!真过分,为什么总悟都有了女朋友,而我到了这把年纪还是单身啊!”近藤回到房间里,开始对着土方抱怨起来。


“下次我也一定要找个理由,让阿妙小姐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近藤老大,比起这些,还是先关心一下那小子的约会对象吧。”


“诶?他的约会对象不是万事屋的中国妹吗?有什么问题吗?”


“那女孩是很好了,只是她有一个不得了的娘家啊。”


土方焦虑的用蛋黄酱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她的父亲星海坊主就不多说了,哥哥也是春雨的一个小头目,麾下的战斗力在春雨里是数一数二的。如果家里珍视的小女儿将来要嫁过来,作为总悟长辈的我们一定会跟他们见面吧,真选组对上宇宙海贼,总感觉会上升成不得了的大事件啊。”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呢……”近藤也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然后,他拍了拍土方的肩:


“不过,十四,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他们离这一天还很远吧?对于他们这个年纪,还是先好好享受恋爱的乐趣吧。”


 


对于冲田总悟而言,第一猎人也好,第二夜王也罢,都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战斗时的意志一向都很坚强。


但是对于一些其他方面,却并不是这样。尽管他总是和亲近的人坦诚自己是抗打击能力超弱的玻璃剑,可从来没有人当真过。


虽然他的确是一个接受不了感情打击的巨蟹座。


而且,和大多直男一样,他只会根据言行去判断一个人的想法,不会再让思路拐弯抹角。


虽然近藤和土方经常告诫他女人说讨厌都是喜欢,但他一直认为那只是男人在被心爱女人拒绝后可怜的自我安慰罢了。


 


于是,一直以来,他都觉得那个女孩可能是真的很讨厌自己。


 


但是,一个多月前,被指派去方舟岛执行任务时,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她作为搭档。


岛上后来的事态发展却超乎了他的想象,一切都因为发生的太快而显得不真实。


那美丽的痴态和睡颜,原本都只能出现在梦里。


当神乐第二天醒来时,冲田想要和她坦白自己的心意,却发现她好像什么也记不清了。


不过他觉得这样也好,那家伙不会因为尴尬而躲着自己,两人还能保持打打闹闹的关系。


对于冲田而言,比起拥有,他更害怕失去。


所以,当莎乐美对他说出那番话时,他不得不承认,每个字都击中了自己的要害。


“即使她愿意这样做,在回到江户那种花花世界后,也一定不会再找你吧。”


回到江户后,如果她再度复发,会选择谁呢?老板?眼镜?还是其他什么人?但是无论如何,肯定不会是自己了——毕竟,那家伙说过就算世界毁灭也不想考虑他。


但是冲田却没办法什么也不做的任由这种事发生。


于是,在回江户之前,他支走了自己最担心的两个人,又顺水推舟的怂恿神乐和自己立下了一个月赌约。


但是,神乐并未像莎乐美说的那样很快复发,以至于他都快要淡忘莎乐美的胡言乱语了。


直到那天晚上,他百无聊赖的躺在房间里看手机时,却发现神乐的坐标出现在屯所附近的一家成人用品店里。


那家的店主曾被女客人报警投诉过性骚扰,只是因为没有证据而侥幸无罪。


冲田紧张的跑到外面去寻找神乐的踪迹,她的定位却一直在乱飘。


担心她会干出傻事的冲田,开始后悔自己上船前与她打赌的事情。因为按那家伙的性格,那样的赌约只会把她推得离自己越来越远。


然而,正当他仔细寻找的时候,她却奇迹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冲田才知道,原来莎乐美说的是真的,包括夜兔只有怀孕才能拯救自己的事情。


过后,出于谨慎,他还是拿着神乐的血样咨询了几家比较权威的天人诊所,其中一家的资深女医师也验证了莎乐美所言属实。


但是,因为神乐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轻率”行为,他也不想再去重新解释一遍自己的动机了。不然,当时不说清楚过后再解释的做法,反倒让真相变得像是欲盖弥彰的借口。


更何况他认为,一个月的相处时间,也能让两人走得更近一些。


冲田知道,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就表白,只会成为被心爱女人干脆拒绝的可怜男人。到时候,两人的关系连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了。所以,他只想一击制胜。


说到底,还是没办法承受来自那家伙的亲口打击。


但是,冲田渐渐发现自己这种想法的自私之处。


他发现,神乐虽然很喜欢小孩子,却没想过自己很快就会拥有一个,更没想过要因此走向婚姻的牢笼。


她有时也会不经意的提起自己对于未来的梦想:梦想将来的事业是成为像神晃那样的宇宙第一猎人,还梦想自己在工作之余,能够成为活得像《美人百花》模特一样优雅的LADY。


然而,如果她奉子成婚成为所谓的“鬼婆婆”,这些梦想就都不复存在了。


冲田终于明白,那家伙只是因为太天真而接受了“中X”的要求,其实她对于可能的后果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所以,当神乐在汤池中问出那句话时,问心有愧的冲田根本没法当场回答她,告诉她自己真实的想法。


也是在同一天,他在山区里打探到莎乐美可能还活着。那就意味着,能让那家伙实现美好未来的一线希望还在。


所以,当神乐提出要回万事屋的时候,他也再没理由拒绝。


当冲田帮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凤仙的书,也了解到神乐没有他想的那么天真,她之所以能接受他的无理要求,只是因为有了万全的准备。


不过那时的冲田也不纠结这些问题了,因为真选组已经完全掌握了莎乐美的行踪。无论如何,他都会拿到解毒剂。


只是,在把神乐送回万事屋时,冲田又有了再确认一次的冲动,他想确认她是否还是像以前一样讨厌自己。最有效的确认办法,当然就是刺激她再做一次自己口口声声说讨厌的事情。


最后,当神乐以为自己还要继续履行三天约定时,脸上露出的那个沮丧表情让冲田确认了自己的判断——那家伙果然还是很讨厌自己。否则她不会因为还要共处三天而痛苦成这样。


于是,冲田再也不想继续这种自欺欺人的游戏,也不想让再看到她那些难过的表情,他一心只想拿到解毒剂,亲手了结一切。


至于再之后怎么办,因为行动的危险性很大,他根本连想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当冲田拿到解毒剂后,却看到了三叶的幻影。


从那一刻起,他忽然开始怀疑自己想错了。


直到新八来访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彻头彻尾的误会了神乐。


自己差一点就在一个错误之后,犯下一个更大的错误。


幸好,他还算及时的挽回了这一切。


 


冲田结束了与纯良外表不符的暗黑回想,向约会的目的地走去。


对于第一次约会的具体活动,神乐一直保密,只是提示他是“在黑暗中做一些刺激的事情,比一比两人谁先发出声音”。


手机上显示的见面地点附近有很多情侣酒店,她所指的,显然就是那种事情了吧?好像也没有别的可能了。


冲田有些期待的猜想着,走到路边的一个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盒“001”。


不管怎样,这次都会听从她的选择了,自己还是先做好准备吧。


 


***********************


“阿银,新八,我出门啦!”


神乐穿上靴子后,拿起了门边的晴伞。


“好的,玩的时候注意点安全,那家伙手里可是有刀的。”银时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新一期的《少年JUMP》,头也没抬的嘱咐。


“放心吧,那家伙无论是手上的刀还是身上的刀,都不是我的对手哦!”


“喂!小神乐,女孩子家不要忽然说出那么劲爆的话来啊!”新八对正在下楼的神乐喊道,后者只是向他摆了摆手。


“阿银,你听到了吗?好像神乐他们已经进展到那一步了啊。”无奈的新八只能回头反问银时。


“啊?什么?”银时忽然坐起身来,“他们已经上本垒了吗?”


“是啊,话说你反应也太慢了吧!”


“麻烦了啊,新八。”银时一脸严肃的看向新八。


“那个,你是指……?”


“上垒也就算了,如果闹出未什么先什么的,她的那个恐怖老爹一定又会找上门来吧?”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


“难道你不觉得很可怕吗?上次和那个巨人星王子只是见个面啊,万事屋就被拆了一次。这次可是比上次可怕十倍的S星王子啊,我再也付不起修理费了阿八……”


银时抱着新八欲哭无泪,后者也只能像老妈子一样拍拍他的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


“不行!不能让那小子在咱们小神乐身上乱来,要不要先花点小钱给他们买点‘那个’?”


“那个?”


“就是‘雨伞先生’啊!算了,也不怪你这个DT没猜出来,总之买了以后该用什么理由让他们收下呢?要不通过你的姐姐?反正她和神乐也是无话不谈……”


“感觉那样会先被姐姐当成性骚扰啊……阿银,我觉得你也没必要在这里瞎担心了,跟踪狂和土方先生也会提醒的吧。”


“唉,也只能先问问他们了。真是的,神乐明明还有一个单身老爹,为什么我还要多操一份心啊……”


 


与这些患得患失的大人不一样,神乐没有那么多犹犹豫豫。


这一个月以来的种种奇葩遭遇,换做别人去经历,也许早就被搞的天崩地裂三观尽碎。


对于神乐而言,却没什么大不了的。


女魔头的阴谋诡计也好,抖S的各种糟糕PLAY也罢,天蝎座的她都一一扛下了。


但她还是和大多女人一样,受不了男人什么也不说。


 


于是,她想用言语的针刺,来扎出冲田真实的想法。


 


一个多月前,在知道自己中了那种不得了的毒后,神乐并不是因为讨厌冲田而拒绝他帮忙。


恰恰相反,当这个问题真的摆到神乐面前时,她发现,那家伙竟然是全世界自己唯一能接受的人选。


只是,她原本以为没有那个必要。自己如果能靠意志撑过去的话,也不想与那家伙忽然变成尴尬的无法再见的关系。


然而,当发现蛇毒的淫威远超自己所料后,她还是决定坦然面对。


只是她不知道,那家伙在抱自己的时候又在想些什么。言语的刺激,也没让他动摇丝毫。


不过,神乐并不是那种会在事后放不下的女孩,夜兔也没有传统到那种地步。


女人遇到感情问题,哭三天也就过去了。这是神乐自己的观点。何况,她遇到的也许还不算是感情问题,冲田不过就像是一个帮她做了急救的医生,她也没理由要求一个医生喜欢病人。


然而,回到江户后,她万万没想到蛇毒发作的噩梦又会重演。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在上船前答应那么奇怪的赌约呢?


神乐为自己的失算而后悔不迭。当她在真选组屯所附近踌躇着怎么开口的时候,那家伙却奇迹般的出现在自己前方。


于是,两人终于还是形成了一种不可逆转的奇怪关系。


神乐很快就接受了这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她不能理解的只有两件事情。


一个就是冲田不做任何防范措施的轻率行为,他好像真的不怕去承担可能的一连串后果。


她不是不愿意和她有孩子乃至结婚,只是不想让这些发生的太早。


另一个困扰她的就是,冲田在每一次抱她的时候,都是既体贴又温柔的;在每一次抱过她之后,也没有揶揄她让她难堪。这些都是神乐预料之外的,他为什么会这么反常呢?


难道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这是神乐很早就有的一种感觉,那小子好像是喜欢她的。每一次挑衅也不像是出自真心,只是想引起关注。


但是,在神乐参加女孩子们的恋爱相谈时,她们都说,男人喜欢就会说出来。自己看过的好莱坞电影里,那些男主也都是在一艘大船或者战斗机上,一边搂着女主欣赏万丈云霞,一边坦率的诉说自己的爱意。


为什么,那家伙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呢?


作为一个行动派,神乐打算直截了当的去问冲田。


于是,在温泉汤池边,她问出了那句让冲田耿耿于怀的话。


“其实,你就是喜欢我的吧?”


冲田却没有回应,神乐看出他是心里有鬼。从山区回来后,她也很快知道了是什么鬼。


明白了冲田“轻率”行为的背后动机,神乐也觉得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人生还是有无限美好可能的,比起被反复发作的蛇毒折磨困扰、消耗寿命,和喜欢的人生个孩子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时间早了一点。


但是,如果真的要走这一步,她必须先把那家伙的想法确认清楚。她想知道,冲田一个月以来的行为里,有没有掺杂喜欢的因素,还是只是单纯的在救助自己?


如果单刀直入的再问一遍,可能还是会失望而归,甚至会把两人的关系搞得更尴尬。


于是,神乐又去请教阿妙,只是恋爱经验为0的阿妙也没能给出什么靠谱的回答。


这时候,阿银和新八正好也回来了。她想到可以通过回归万事屋来试探冲田的反应,看他会不会暴露真实的想法。


结果却是,那家伙痛快的答应了,没有一点舍不得。


直到那天下午,当冲田提出有条件的提前解约时,神乐还想试探他会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心。


到头来,却没有任何进展。


那家伙真的只是单纯的在救助自己吧。如果非要说掺杂了一点什么,恐怕也就是一点终于可以借题发挥的S心。


神乐终于彻底失望了,因为他们的关系也许真的止步于此了。至于谁胜谁负,心情跌到谷底的她也懒得再与冲田计较了。


但是,冲田接下来看似干脆的告别举动,却让她又重新相信了自己最初的判断。


那家伙,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她太了解冲田了,如果内心真的没什么感情,他反而不会那样的。


有些东西,越掩饰就越盖不住。


果然,真相在三天后不请自来。


女人的直觉,总是这样准的莫名其妙。


 


神乐结束了与单纯外表不符的复杂回想,向约会的目的地走去。


对于第一次约会的活动内容,她认为自己已经提示的很到位了,但是那个笨蛋好像没有猜出来。


她拿着两张恐怖片电影票,走到了电影院门口。


总之,两个人的正式约会,就先从看一场电影开始吧。










==========一点后记========== 


因为原文为了剧情需要,并没做太多心理描写,但是人物内心戏又很有必要,所以放到番外里,总之就是因为两人都还图样图森破,所以一直都是没有挑明的双箭头暗恋,也就是年轻人才会这样了吧……希望原作的两人也能早点冲破心防,迎来HE~


其实很早就有了这篇文的构思,但是因为9月漫画断更后终于没了官粮,才开始自产自销……如果原作结局给力的话,应该以后还会爆鸡血再写一些,但是绝对不想写大长篇了,因为实在是太累了T T统计了一下,全文4.4万字里,还有40%的字数是车……真的是写到吐血,也希望大家喜欢> <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开始的理由,但几乎所有的爱情都有结束的理由。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

💖

Z33KOZ1C:

不务正业摸鱼了!

【要打喵喵亲亲超可爱tag吗hhhh】